首页 » 情感问题

你太没劲,我想换别人试试

10-1328

顾念似乎总是得不到陈庆的欢心。可是,明明当初他们也是心悦彼此啊!

-01

周末,顾念在家里打扫卫生,柔顺的黑色长发不听话的垂下来遮住了眼睛,叹口气伸手拢到耳后,耳边不经意环绕着陈庆略带刺耳的嘲讽声,“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要模样没模样,要气质没气质,带你出去都嫌丢人的!”

“顾念啊顾念,你让我怎么说你是好!胸都下垂了,就算上了年纪也不能自暴自弃啊!”

她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暗黄,嘴唇干涩,过去水灵灵的眼睛也像蒙上了一层氤氲的雾气。衬衫和牛仔裤还是刚结婚时买的,她即使生了一回孩子身材也没怎么变化就一直穿着。真不知该夸衣服质量好,还是该夸她身材保持好?

不过,要是身材保持的好,陈庆为什么还要讥讽她?

顾念思及此处暗暗冷笑。其实,只是因为不爱了吧?

不爱,看对方的所有就都是错!

-02

陈庆很久没有和顾念做 爱。他睡书房,顾念带孩子睡主卧。

说起来,陈庆不是那方面冷淡的人。至少怀孕前他还是有非常强烈的欲望的。顾念心粗,一直没有深入的想过。

孩子小的时候没人帮忙带,顾念把自己忙成了陀螺勉强应付。夜深人静恨不得把时间掰成两份来睡觉。陈庆不要正合她意。

等孩子稍大一些,送到幼儿园,顾念又找了工作补贴家用。仍然很忙也想不起问问别人夫妻生活是什么样的。等她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和陈庆似乎很久没有那方面的交流觉得不太正常时,陈庆早已出轨八百年了!

陈庆被顾念堵在了自家床上。顾念站在书房门边,陈庆慌乱帮女人遮挡的一幕深深刺伤了她。

她觉得自己真是笨到家了。陈庆肯定不是第一次在家里私会。自己是有多眼拙才看会不出蛛丝马迹?

女人在陈庆手忙脚乱的帮助下穿好衣服,看了顾念一眼。她不太好看,身材是真好。细腰大 臀,浑圆的乳 房。她又瞪了陈庆一眼,扭着胯走了。

陈庆想拉顾念的手,被她躲开。陈庆笑嘻嘻的说,你别生气。你看咱俩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谁对谁都熟透了!你吧,哪都不错,就是那方面挺没劲的。我就想换个人试试!“

顾念耳边嗡的一声响,手已经快于心的挥了出去。啪的一声打在陈庆脸颊上,登时红了一片。

陈庆懵劲过去看着顾念冷笑,破罐子破摔似的下了决心道,”你可以啊,敢打我!你不仁别怪我不义!“他转身沿着女人走过的路出去了。

-03

陈庆开始光明正大的追着那个女人跑。自己的工资一分不再上交,还问朋友借了钱。朋友觉得他走火入魔把事情告诉了顾念。

此时,顾念已经没有心力和陈庆闹了。她早就设想过这一天,又极力否认着。

陈庆是顾念的初恋。他们从高中在一起到结婚,这中间陈庆一共出轨过三次。每一次都是以顾念生气,陈庆求和,保证,下跪加哭诉,最后一次,陈庆甚至忍痛在手臂上刻上了顾念的名字。顾念纠结过后原谅他。

陈庆习惯性出轨,顾念觉得自己是拯救他的天使。婚后陈庆也的确对顾念好过一段时间,她乐观的认为有了孩子,陈庆更可以意识到责任继而表现出男人的担当。

如今只是用结果打了脸而已。

她救不了陈庆,还把自己拖入了无尽泥潭.。

顾念想到了离婚,可是看着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心就再次软了。她不想让女儿这么小就没了爸爸。

-04

顾念全当没有陈庆这个人存在。他回来,她给他做饭洗衣。他不回来,她就和女儿一起生活。

一天夜里,喝的微醺的陈庆少有的在十二点之前回来了。

他踉跄着到了主卧把顾念压在身下。顾念怕把女儿吵醒,急忙拍他的脸道,去你屋!

陈庆拽起顾念去了书房粗暴的要她。顾念身体许久未曾经事有些不舒服,他也不怜惜。那急切的像狼一样凶恶的眸子让顾念恍惚,她都快想不起上一次和他是什么时候了。陈庆想来是玩够了回心转意了吧!顾念暗暗心道。

却不料陈庆刚刚释放完气还没喘匀又趴在她的身上开始哭,”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要我了呢!“

顾念,都怪你!你要是早点和我离婚,她就不会不要我了!“

这回轮到顾念傻了。什么意思?她的身体隐隐的痛,陈庆不要脸的话让她更痛!覆盖在她身上的体温还没有消散,陈庆又在指责她没有早些放手。

顾念的心被陈庆踩在脚下还要再剁两脚。她终于提出离婚。房子孩子归顾念,工资本来都在个人手里不存在分配的问题。陈庆等于净身出户。

陈庆拿着离婚证去找那个女人,人家早找好了下家压根不搭理他。他用对付顾念的那一套方法纠缠,女人直接报了警。

陈庆这时才意识到并不是所有女人都会像顾念那样对他没有原则的好。

他又回去找顾念。

顾念从厨房拿出一把刀指着他的胸口,狠狠道,陈庆,我受够了!你以为我是收垃圾的吧?你特么再往前走一步试试,我砍了你!

顾念想好了,士可杀不可辱。她绝不再接受陈庆这个混蛋!